您的位置:庆余年 > 庆余年剧情

庆余年第14集剧情

来源:庆余年全集剧情 时间:2019-12-24 02:00:07

《庆余年》第14集剧情介绍由麒润之家网为您整理,自从庆余年播出上映后就有很多朋友想了解庆余年第14集剧情讲了什么故事,出现了哪些人物角色,下面麒润之家特意为大家搜集整理了过来,希望能帮到大家,如果喜欢可以分享给您的朋友。

  朱格派来押送程巨树的两个人,想要拦住范闲,放走程巨树,却被程巨树一边一掌拍了开去。他小山似的身躯走向范闲,想要与他搏杀一番,却不想一个照面就被范闲手中的匕首刺中了要害。这把匕首是范闲初进京时,g梓荆赠与他的,如今用来为他报仇,再合适不过了。

  程巨树庞大的身躯支撑不住,单膝跪在了地上,眼看就要命归西天了。这时,g梓荆的儿子从人群中跑了出来,大声和程巨树打着招呼,程巨树看见他,脸上立刻浮现出了笑意,挣扎着站起来,走到小家伙面前,颤颤巍巍伸出了双手,慈爱地抚摸着他的头发。

  范闲则在看到小家伙的第一时间,便将匕首藏在了身后,他不想让孩子看到血腥残暴。他并不知道两人认识,深恐程巨树伤到了孩子,连忙朝他大喊,让他放开孩子,自己可以放他离开。程巨树闻言,转头目露凶光,朝着范闲冲了过来,范闲一面命小家伙转过身去,一面提起全身的真气,灌注在右手上,将匕首狠狠刺进了程巨树的腹部。他轻声对程巨树道,若是刚才他劫持了小家伙,或许还有一线生机,程巨树却眼中流露出不曾有过的温柔笑意回答他,见过自己的人,有的厌恶,有的惧怕,但是给自己果子吃的,这小家伙是第一个,自己不会伤害他。

  本来派人在城外小树林埋伏好,等着阻止范闲截杀程巨树的朱格听说,范闲竟然在鉴查院门外,当街搏杀程巨树,惊得当即一路小跑赶了过来,但他还是晚了一步,等他来到时,程巨树已经无力回天了,朱格大怒,命人将范闲押回鉴查院。

  可怜g梓荆的儿子还在天真地询问范闲,有没有看到自己的爹爹,范闲强忍心头的悲痛,大声命令乖乖转过身去的小家伙,一直向前走,不许回头,赶紧回家去,小家伙听话地一溜烟跑回家去了。

  庆帝听说了范闲当街刺死了程巨树后,非但没有动怒,反而大赞范闲,懂得审时度势,他当即命侯公公拟旨放人。

  范闲被押回了鉴查院,朱格命人搜去了他的提司腰牌,亲自将他解往地牢,范闲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十分配合。刚走到门口,却见三处的人一个个手里拿着毒物,拦住了去路。原来,费介临行前曾嘱咐过自己的手下和弟子们,一定要护范闲周全,这些人听说他被朱格抓了,自然不肯袖手旁观。

  朱格此时正在气头上,再加上他一向看不上费介的为人,因此丝毫没将三处的人放在眼里,声称谁若敢阻拦,就以谋逆论处。三处的人岂会将他的威胁放在眼中,纷纷嗤笑,并举起了自己手中的毒物,想要对朱格等人下手。范闲得这帮师兄们如此维护,心下十分温暖,他不想连累大家,连忙表示,自己可以解决,众人见状,自然相信费介亲传弟子的能耐,于是便让开了路。

  朱格一边押着范闲往地牢走,一边对范闲道,费介不在京都,三处的人群龙无首,成不了气候,范闲却表示,自己已经很承他们的情了。这时,王启年迎面匆匆而来,抱着几卷文卷拦住了朱格的去路,称自己调出了程巨树的档案,此人桀骜不驯,人缘极差,在北齐军方更没有与任何将领有旧,北齐那边放出这样的消息,明显是想利用此事,给庆国传递假的军情,因此范闲杀掉程巨树,不但无过,反而有功。

  朱格闻言,不禁嘲笑王启年,为了救范闲不遗余力,他称自己早就知道这些,就是想要将计就计,将北齐大军一举歼灭,结果却让范闲坏了事。王启年闻听,不敢再言,只得乖乖让出了道路。

  朱格以为,这回可算清净了,没人再来保范闲,哪知他还没走两步,就见四处主办言若海出现在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让他放了范闲。朱格做梦也没想到,言若海会成为救范闲的那个人,他的儿子言冰云因为范闲而被贬去了北齐,言若海不来落井下石就已经算是不错了,反倒替他来说情,这让朱格有些摸不着头脑。

  言若海也不废话,当即拿出密旨,交给了朱格,称这是庆帝的意思,并让他将腰牌还给了范闲。范闲并不认识言若海,,只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打听过后才知,他是言冰云之父,连忙道谢。言若海告诉范闲,不提自家儿子的事,就他的那份随性,自己就十分不喜,就算救他,也还是瞧不上他,所以不用谢,说完,背转身看也不想看范闲。

  王启年十分奇怪,不知庆帝为何会放了他,范闲不以为意地替他解惑,称自己若是暗中杀了程巨树,一定会被治罪,可是当街刺杀他就不一样了,那就是人言可畏,庆国是天下第一强国,百姓人人自傲,自己国中的人杀了北齐高手,那是大快人心之举,在这两国即将交战之时,此举大大提升了百姓的战意和必胜的决心。想不通这其中道理的,还有朱格,言若海将这其中的关窍告诉了他,朱格这才明白庆帝的考量。

  虽然程巨树已死,但幕后真凶还未找到,范闲依旧不肯罢休,他给了王启年一大笔钱,让他去帮自己调查被杀死的那两个女刺客的背景。范闲十分清楚,幕后之人手眼通天,这才只是个开始,自己未来的路,只怕会血海滔天,但他不怕,亦不悔。

  凶手伏诛,也算是为g梓荆报了仇,范闲回府后,便将棺材装上马车,亲自牵马,将他的尸骨送回了家。来到g梓荆家院外,他的儿子便欢快地迎了出来,向范闲打听那个住在箱子里的人怎样了,范闲从他口中得知了程巨树曾经的落脚之处,心中便有了计较。

  自从g梓荆决意留在京都的那一刻,他便告诉妻子,自己不喜留在城内,让她每晚都给自己留一盏灯,不论多晚,自己都会回家。同时,他也知道,范闲身边只怕不会太平,也许有一天,这盏灯怕是等不到自己回来,但为了范闲待自己的一片诚心,自己亦将他视若知己,愿意为他刀山火海,身死魂消。

  滕娘子一直记着夫君的那番话,因此,g梓荆出事后,那盏油灯一直都没有灭过,日夜长燃。如今,她看到范闲独自前来,院外还停着一辆载着棺材的马车,心中早就已经知道不好,她不想儿子得知这个消息,便打发他出门去玩,将范闲让进了屋内。

  虽然已经猜到,但滕娘子心中依然怀有一线幻想,希望只是一场虚惊,因此便在范闲强忍心中悲痛,讲述了那天的经过后,询问g梓荆的现状。当范闲亲口说出,g梓荆战死的消息后,滕娘子一口血喷了出来,范闲想上前扶住她,却被她一把挥开,范闲心中愧疚,双膝跪在了她面前。

  滕娘子稳了稳心神,将g梓荆曾经跟自己说过,与范闲肝胆相照,愿为他赴汤蹈火的话说了一遍,范闲听了心中更加难受,仿佛看到了g梓荆站在自己面前,与自己说这番话一般。他知道g梓荆放不下他的妻儿,他的在天之灵一定希望自己好好照顾他们,因此便提出,将他们母子接到城里去住。哪知滕娘子却一口拒绝了,她称自己不想唯一的儿子将来也如他的父亲一般,等不到归程,并称自己只是一介女流,做不到心无芥蒂,不想再与他有所来往。范闲明白滕娘子的苦衷,他也不想因为自己,再连累他们母子有什么闪失,因此不再多言,深施一礼便离开了。

  回到城中后,范闲在街上遇见了王启年,便拜托他找几个人,帮自己暗中照顾滕娘子母子二人,并嘱咐他,不要让他们知道是自己做的。王启年点头应下,并告诉范闲,自己已经从一处的密报中查到,那两个女刺客是东夷国四顾剑的徒子徒孙,但是,以四顾剑四大宗师的身份,绝不会这般行事鬼祟,这背后定是另有主谋,只不过人都死了,也查不到她们的落脚点,得不到更多的信息。

  范闲想起g梓荆的儿子跟自己说的话,便表示自己知道刺客的住处,于是便带着王启年去了那个院落,结果发现了遗落在院子里的那个制服程巨树的腰牌。王启年称,那腰牌上的符号有些眼熟,自己曾在鉴查院潜伏在北齐的密探发回一处的密报上看过这个符号。得知范闲要以身犯险,去偷那份存留在朱格手中的密报,王启年连忙表示,干这种事,自己是经年老手,由自己去偷密报更合适,他又告诉范闲,其实鉴查院也在调查刺杀真相,因为那两个女刺客当日行刺所用的弓弩是军械,而前几日巡城司曾丢过一批弓弩,鉴查院有查检诸军之职,那巡城司的参将曾来求自己帮忙隐瞒,恐怕逃不了干系。于是,这两人一商量便分了工,由王启年去偷密报,范闲则去参将府查探。

  范闲打听了那参将府的地址,当晚便悄悄潜了进去,结果却发现,参将府里没一个活人,全都悬梁自尽了。而王启年这边,倒是成功偷到了密报,却在出门后被朱格逮了个正着,听朱格说要抓自己,王启年当即运起轻功溜了。面对他逃跑的速度,朱格不禁叹为观止,当即命令手下,革去王启年的文书之职,全城搜捕。

  王启年逃到了参将府,将自己的处境告诉了范闲,范闲让他跟着自己,称自己的提司腰牌可保他无虞。王启年得知参将府所有人都死了,不禁后悔自己没能早点将这个消息告诉范闲,那样或许还可以救他们一命。范闲却说,就算早知道也是无用,自己来到时,书房里的茶水尚温,客人却不见了,对手故意就早自己这么一步,是警告,也是威胁。

好了关于《庆余年》第14集的剧情就跟大家分享完了,如果想了解后续的剧情内容可以点击下方的分集剧情链接查看更多的剧情,同时我们还提供了 庆余年免费在线观看 点击可以前去免费播放庆余年全集高清视频,希望今天的剧情内容大家能够喜欢。

分集剧情

相关新闻

最新剧情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