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庆余年 > 庆余年剧情

庆余年第20集剧情

来源:庆余年全集剧情 时间:2019-12-24 02:00:07

《庆余年》第20集剧情介绍由麒润之家网为您整理,自从庆余年播出上映后就有很多朋友想了解庆余年第20集剧情讲了什么故事,出现了哪些人物角色,下面麒润之家特意为大家搜集整理了过来,希望能帮到大家,如果喜欢可以分享给您的朋友。

  林若甫当着范闲的面,将林珙写的那些自己一向视若珍宝的字全部烧掉了,范闲不解其意,林若甫道,若是自己心中始终放不下,就无法全心辅佐于他。至此,林若甫已经完完全全将范闲看做了自己的贤婿及将来的依靠,他善意地提点了范闲一番,让他谨防东宫。范闲假作不知内中关窍,林若甫耐心为他解释称,东宫之所以会对他动手,理由有二,一是因为内库财权,二是因为他与二皇子亲近。范闲解释道,长公主是婉儿生母,自己从未对她不敬,至于二皇子,自己只是与他见过几面而已,并未投效。他担心太子会咬住自己不放,林若甫表示,会替他在中间调停,若太子还是执意针对他,那就换个人来坐这东宫之位。范闲闻言,不禁暗叹自己这位未来岳父的能量之大,及对自己的用心。

  离开林若甫的书房后,范闲又见到了在外面一个人玩儿的大宝,便上前与他聊了起来,听见大宝口口声声叫自己大哥,范闲纠正他道,自己将来要娶林婉儿,改叫他大哥才对。大宝一听这话,十分高兴。

  两人聊天的时候,大宝无意间提起了林珙,范闲告诉他,他的二宝去了很远的地方。大宝闻言便知道,自己的弟弟二宝死了。因为以前,大宝养的小猫、小兔子死了,丫鬟便会告诉他,它们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后来林婉儿就告诉他,这就是死了的意思。见大宝深情落寞哀伤,范闲心中十分难过,觉得有些对不起他,言语间便更加柔和,大宝与他的关系很快就亲近了起来。

  范闲和大宝聊了好半晌,才起身准备离开,大宝依依不舍地将他送到了门口,忽然蹦出一句,他不是父亲叫来的人。范闲闻言,一时不解其意,大宝告诉他,父亲叫来的那些人,只有父亲在的时候,才会跟自己说话,父亲不在就不跟自己说话。觉得有些心酸,便问他有没有告诉父亲,大宝却急忙摇手道,若是告诉父亲,他们就会挨骂,所以自己从来不会告状。范闲闻言,更加心疼这个善良的痴儿。大宝一边目送范闲离开,一边殷殷地嘱咐他,不要在路上捡东西吃,不要踏水,不要抢别人的糖吃,吃饭一定要用筷子,不要用手,出门记得穿衣服等等叮咛小孩子的话,范闲一点都不嫌烦地一一应着。

  袁宏道有些不放心林若甫则会么快就把林婉儿和整个相府都托付在范闲身上。林若甫告诉他,大宝自小痴傻,连家中的仆人婢女都看不起他,可范闲却一点都不嫌弃,如同正常人一般对他,待他温和耐心,笑容真挚,自打自己看到这一幕,就决定了,若林珙的死与他无关,林家就会选他做未来依托。

  太子听了袁宏道的传话,并不相信司理理并未向范闲说出真相,他猜出了范闲可能以保全司理理性命为条件,已经从司理理那里得到了林珙是刺杀他的幕后真凶,因此决定亲自去一趟鉴查院,以储君身份救出司理理,使她说出实情。他将自己的打算告诉了范若若,范若若离开太子府后,便让王启年立刻去找范闲,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他。范闲闻言大惊,连忙也改道去往鉴查院。他知道,司理理之所以到现在没有出卖自己,是因为她相信只有自己能救她,若是她被太子救出,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就出卖自己。

  然而范闲还是慢了一步,当他赶到太平街的时候,却发现太子的车驾已经到了鉴查院门口,他知道太子从未相信过若若的投靠,之所以透露了自己的行踪,就是为了引自己前来,若自己此时出现,无异于不打自招,因此,他只得隐身在了路边。王启年安慰他道,庆帝曾下过谕令,不许皇子们干涉鉴查院一应事务,就算他来了,也进不去鉴查院的大门。范闲此时也只能寄望于有人会出来拦住太子了。

  事实果然不负范闲所望,太子刚下了车辇,朱格就带人迎了出来,他拦住太子的去路,苦苦劝说他不要逆庆帝旨意行事。太子此时却无比强硬,声称林珙是自己的好友,于情于理自己都要查明真相,他不顾一切地想要硬闯,朱格不敢阻拦,言若海却铁面无私地站了出来,将他拦下。太子命令自己的护卫拔刀相向,鉴查院诸人也纷纷亮出了兵刃,双方眼看就要打了起来。范闲不禁暗暗焦急,他对王启年交代了一番,称京都的一切谋划都将落空,自己只能落跑,让他一口咬定对自己的所有事都不知情,免得惹祸上身。

  范闲刚要离开,却被王启年一把抓住,让他仔细听听,前方是什么声音。范闲回头一看,只见远处一队黑骑踏马而来,太子的护卫们转瞬即被他们控制住了,他不禁转忧为喜。

  由远处而来的,正是回京的鉴查院院长陈萍萍。言若海、朱格等人也纷纷长舒了一口气,连忙上前见礼,陈萍萍坐着轮椅,由人推着,下了马车,他来到太子面前,淡淡地开口,请他回去。太子当场发飙,冲着陈萍萍大喊大叫,拔出侍卫的佩刀,一路冲上了鉴查院的台阶。

  陈萍萍有意无意地向着范闲他们躲藏之处看了一眼,王启年毫不犹豫地从靴子筒里拔出了自己的匕首,扬手扔了过去。匕首铮然钉在了鉴查院的柱子上,太子被吓了一跳,陈萍萍一个眼神,黑骑连忙上前,一边一个,架起太子便离开了。陈萍萍面露揶揄地道了句:储君被刺,极力保护才是为臣之道。

  太子被强行带离鉴查院后,随即又去了皇宫求见庆帝,称自己对林珙之死一案的真凶有了猜测,怀疑那人就是二皇子。庆帝闻言,嘲讽地一笑。

  范闲此时已经明白,原来王启年一直都和陈萍萍有着密切的联系,他刚要询问王启年,影子走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称陈萍萍要见他,范闲只得随他去了。

  范闲当着陈萍萍的面,揭穿了王启年与他的关系,王启年只得尴尬地承认,自己确实是院长派到他身边保护他的,在这鉴查院里,要说跟院长关系最近的,除了院长养的那只藏獒,就数自己了。

  范闲还想发发牢骚,陈萍萍却轻轻一挥手,让王启年先下去了,他让范闲推着自己,到了一处长着野花的墙下。陈萍萍看着范闲,那眼神仿佛透过他,看到了当年自己追随的小姐――叶轻眉。范闲的眼神干净清澈,像极了叶轻眉,陈萍萍打量了半晌,不禁微微笑了。他和范闲说起了他的母亲、五竹和林珙被杀之事,范闲却一味只是装糊涂,表示自己一概不知。陈萍萍知道,范闲不信任自己,他也不恼,只是温和地表示,剩下的事,交给自己处理就好。

  范闲出来后,对王启年好一番揶揄,王启年连忙解释,自己本来是嫌鉴查院各种刑罚太过严苛,打算离开,陈萍萍却向自己提出了条件,要自己在其回京之前,护他周全。范闲听了这话,将信将疑,王启年连忙又表示,请他奢靡一把,当作赔罪。于是,王启年当街脱下靴子,从脚趾缝里取出三个大钱,带着范闲去一个街边小摊吃面。到了面摊上,王启年非要用一碗半的钱买两碗面,小贩不肯,王启年便表示,其中一碗面只放些汤即可,不用放肉糜,小贩这才答应。

  哪知王启年最终却将那碗只有肉汤的面给了范闲,自己则端起肉糜面大快朵颐起来。范闲看着他这副扣样,不禁好笑。两人吃完了面,刚要离开,刚从茶馆听了会儿说书回来的范思辙走了过来,和范闲说起自己刚刚听那说书人所说,关于陈萍萍那些神乎其神的故事,建议范闲将其写下来。范闲闻言,好笑不已。】

  这时,侯公公带着一队护卫骑马而来,请范闲入宫,范闲只得随着他去了。进了皇宫,范闲边走便与侯公公闲聊,问他是怎么找到自己的,侯公公称,自己先去了鉴查院,是陈萍萍告知了他的行踪,并称京都之内,陈萍萍想找个人易如反掌。范闲闻言不禁嗤笑,称陈萍萍派人跟踪了自己,侯公公却不敢与他谈论此事。

  范闲在御书房外等着传召的时候,林若甫也来到了,范闲连忙给他见礼打招呼。林若甫称自己也是奉召而来,说是谈林珙的事。范闲惊异道,这么大的事,就在御书房里谈,似乎有些不妥,林若甫却说,若是殿前相见,就没有退路了。

  两人进了御书房后,发现太子和二皇子都在,庆帝让他们当面对质。太子称,据鉴查院勘验,林珙死于高手快剑,京中唯有二皇子门客谢必安有此本领,二皇子却说,林珙被害的那个时辰,自己和范闲在京都街头偶遇,谢必安就在一旁,范闲自然依实情作证。太子又指称二人杀害了林珙,又联手作伪证,二皇子还欲再辩,却被庆帝喝止了。他询问林若甫的意思,林若甫称,这一切都是因为身负京都安危之责的陈萍萍失责,他跪地叩头,恳请对质陈萍萍,依律问罪。庆帝见状,便亲手扶起了林若甫,命人传召陈萍萍。

好了关于《庆余年》第20集的剧情就跟大家分享完了,如果想了解后续的剧情内容可以点击下方的分集剧情链接查看更多的剧情,同时我们还提供了 庆余年免费在线观看 点击可以前去免费播放庆余年全集高清视频,希望今天的剧情内容大家能够喜欢。

分集剧情

相关新闻

最新剧情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