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庆余年 > 庆余年剧情

庆余年第44集剧情

来源:庆余年全集剧情 时间:2019-12-24 02:00:07

《庆余年》第44集剧情介绍由麒润之家网为您整理,自从庆余年播出上映后就有很多朋友想了解庆余年第44集剧情讲了什么故事,出现了哪些人物角色,下面麒润之家特意为大家搜集整理了过来,希望能帮到大家,如果喜欢可以分享给您的朋友。

  海棠朵朵提醒范闲,既然在太后面前说了对自己动心的话,就不要让人看出他在扯谎,并特意叮嘱,让他多用冷水洗澡,保持清醒,压制本性,免得与自己接触得多了,把持不住。齐皇听了自己的这位小师姑所说的这些话,哭笑不得,打心底里觉得,她和范闲还真是很相配。

  范闲则被这番话气得七窍生烟,回去后火大地向王启年好一顿吐槽,王启年却说,他这般生气,是因为心中觉得遗憾,并给他出主意,要是心里觉得不舒服,就施展魅力,让对方意乱情迷,欲罢不能,以报此仇。范闲闻言更气,威胁要回去后将他的这番话告诉林婉儿,王启年连忙讨饶告罪。两人这边斗嘴斗得不亦乐乎,一向冷情的言冰云却有些听不下去了,他制止了两人,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表示,回去后一定会将范闲与北齐皇室私下结盟走私的事禀报陈萍萍,王启年连忙解释,范闲这是在借机与北齐皇室搭上线,从今后,用银钱开道,好打探消息。

  言冰云觉得,沈重不会答应此事,范闲表示,所以才要将他彻底打入尘埃,这需要上京谍报网的暗探相助。言冰云到现在依然不能完全信任范闲,因此不肯答应。范闲再三苦劝,表示这一切都是为了庆国,若等他回京禀报了陈萍萍再动手,就太晚了。言冰云内心十分矛盾,理智告诉他,范闲说的是对的,但感情上,却总不能完全接受,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他终于同意了。

  其实,言冰云也不知道,上京城内有多少鉴查院的密探,他在上京活动,全靠一位油铺掌柜居中调度,范闲问出了那人的情况,当天就带着郭保坤去了那家油铺。对过暗号后,油铺掌柜很高兴地将他带到了后堂。范闲将自己的来意道出,让掌柜将今日太后跟前的那番对话,散布到上京城的大街小巷,并让郭保坤与他同去,并称此事结束后,他就可以回国,与亲人团聚,上京谍报网此后由郭保坤接手。

  掌柜闻言,有些犹豫,再加上得知郭保坤不是鉴查院的人,他心中更是吃惊。范闲拿出自己的提司腰牌给他看了,又表示郭保坤是自己的直属手下,回京后若觉得有何不妥,可以行文参奏自己。掌柜这才没了话说,起身到后院准备去了。

  范闲最后询问郭保坤,是否已经打定主意,从此孤身一人居留异国京都,生死一线。郭保坤也知道,想救自己父亲,现在唯一能依靠的人,就是范闲,为了父亲能早脱囹圄,他咬牙答应了。但想了想,他忽然觉得不妥,沈重早就认识自己,恐怕不好行动。范闲笑称,他也就是个做给沈重看的挡箭牌,只需负责行商贿赂就好,真正打探消息等事,自有专人负责。郭保坤还是有些担心,铺子会被官面上的人盘查,范闲胸有成竹地告诉他,他们暗中做的是跟北齐上层的交易,利益链一旦铺开,得利者众多,万一出了什么事,自然会有人出面帮着铲平,像以前那样,以性命做暗探,效率低、危险高,但用银钱开道就不同了,这样可以利用敌人来保护自己。郭保坤听着有理,却还是难掩心中的紧张,毕竟他从没做过暗探这一行,冷不丁将这么大的摊子交给他,他还真有些担心自己玩不转。范闲看了他紧张的模样,忍不住好笑。

  鉴查院的谍报网,果然不是吃素的,不到一天的时间,上京城的各个角落,都在悄悄流传着太后殿中的那一番对话,上至达官贵人,下至贩夫走卒,都知道范闲的提议会给齐国甚至他们每一个人,带来巨大的利益,是沈重从中作梗,硬生生断了这条财路,就连御林军们,都在私下议论纷纷。沈重知道这是范闲的手笔,不禁称赞他好手段,他立刻命人传令,全力封锁流言。但范闲早就算透了人心,沈重这算是犯了众怒,就连他的手下,这回也不会乖乖听他的话了。果不其然,沈重的命令都下了好几天了,京中的流言依然甚嚣尘上,沈重愤怒不已,却无可奈何。更让他愤怒的是,太后竟然以为他着想的借口,将每年都由他负责的筹办寿辰之事,交给了他手下的指挥同知去办,这明显就是要分他的权了,沈重怎么能无动于衷?可上位者的决定,又不是他能顶撞的,只能郁闷地离开了皇宫。

  回到卫所后,贴身侍卫将绣了前阵子太后御赐蟒纹的新官服拿给他看,沈重却毫无兴致。侍卫知趣地放下官服打算离开,突然想起,今天是卫所各千户例行参事的日子,却一个人都不见,他不禁好奇地问了出来。沈重自嘲地一笑称,两个同知、两个佥事各有要事,千户们都赶着各自领事去了。沈重心里明白,臣子分权而治,相互制衡,自然是太后乐意看到的局面,自己从前的好日子,怕是到头了。

  范闲为了掩人耳目,果然时常去找海棠朵朵,两人一起散步谈心,一起逛街买菜,装得挺像那么回事。这天,范闲又陪海棠朵朵买了些青菜,两人边走边聊,海棠朵朵将他带回了自己的家。看到她家里到处都种着野花和青菜,便随口问了一句,海棠朵朵表示,自己喜欢种菜,只是它们还没长大,至于那些花,只不过是自己随手撒下的种子,它们就长出来了。范闲闻言,想起陈萍萍所说, 自己的母亲当年就说过这样的话,不禁一时有些发怔。

  趁着海棠朵朵洗菜的功夫,范闲挽起衣服下摆,帮海棠朵朵将院中的那块菜地翻了一遍。 劳作结束,他坐在院中的躺椅上和海棠朵朵聊起天来,言谈中,范闲表示,他们这样的人,注定没有朋友,实在是一件憾事。海棠朵朵听出了范闲内心深处的那份孤单落寞,有些不解,在她看来,范闲出身权贵,在鉴查院地位尊高,回去后又要迎娶娇妻,妹妹是有名的大才女,父亲身居高位,往来结交俱是当代俊彦,怎么会有苦闷孤寂。范闲回道,父是父,妻是妻,妹是妹,他们都是家人,却不是朋友,至于其他人,都是利益纠葛。海棠朵朵好奇地问他,难道就没有一个朋友,范闲叹口气道,以前有个g梓荆,为救自己死了,现在,可能只有王启年算得上了。海棠朵朵笑言,他给自己的属下评价颇高, 范闲表示,起码他比自己活得真实,自己心里藏了太多秘密,无人可说,太累了。海棠朵朵随口让他说来听听,范闲便直言相告,称自己其实是南庆皇子,被养在范家。海棠朵朵闻言失笑,还以为他是随口胡诌的。范闲知道,这么离奇的事,就算说出来,也没人会信,他不由苦笑,不想再继续这个有些凄凉的话题,便说自己饿了。

  海棠朵朵当即下厨,为范闲做了一桌子菜,范闲又要了酒,两人边喝边聊。得知这酒出自母亲创立的庆余堂,范闲不免心中又多了几丝忧烦,不停地灌起酒来,期间,他还敲着碟子,抑扬顿挫地念了一首红楼梦里《庆余年》的曲子,最后,终于成功将自己灌醉了。

  待范闲从海棠朵朵的床上醒来后,发现床边有一个白衣女子的背影,顿时大惊,出言询问后,那女子回过头来,范闲这才发现,原来竟是司理理。

  司理理仿佛下定了很大的决心,才开口将自己喜欢他的心思表白了出来。范闲闻言傻掉了,他收拾了一下情绪道,自己有未婚妻,这辈子认定了她一个,心里已经装不下别人了。 司理理表示,这一切自己都知道,但这并不妨碍自己在心里喜欢他,因为过了太后寿辰,自己就要进宫了,只怕今生都无缘再见,只想和他好好聊聊。说着,她便在一旁坐了下来,让范闲谈谈林婉儿。范闲有些不自在,他倒了碗水给自己压了压惊,这才悠悠然说起了和林婉儿的相遇,可没说了两句,就觉得有些尴尬,便借着鸡叫天明,逃出了屋子。

  海棠朵朵斜倚在外面的栏杆上,悠闲地吃着瓜子,见范闲出来,便跟他打了个招呼。范闲第一直觉就是,她给自己下了药,海棠朵朵笑言,自己早就说过,要报那一药之仇,不过这次可不是自己动的手,纯粹是那酒的后劲太大,自己最多就是没有提前告诉他而已。范闲闻言,不知说她什么好,骂了句神经病,便气呼呼地离开了。海棠朵朵看着他炸毛的模样,好笑不已。

  太后寿辰这天,侍卫帮沈重换上了御赐蟒纹的新官服,称赞一番后,试着劝他,到了大殿上,不如稍稍松口,同意范闲的提议,免得因此将满朝文武都得罪了。沈重闻言却冷然道,若惜此身,对不起这身官袍。

  筹办太后寿辰的大殿前,一个御林军因为天热中暑而差点晕倒,恰好经过的沈重和上杉虎同时扶住了他,二人目光不善地互望了一眼,各自走开了。

  此时,范闲已经到了大殿,他找了合适的位置坐下后,王启年和高达也坐在了他身边,却被太监请到了旁边靠后的位置。王启年刚刚坐下,何道人便借着从他身边走过的机会,悄声告诉他,待会儿狼桃要挑战范闲,王启年闻言,连忙将这个消息偷偷告诉了范闲。

好了关于《庆余年》第44集的剧情就跟大家分享完了,如果想了解后续的剧情内容可以点击下方的分集剧情链接查看更多的剧情,同时我们还提供了 庆余年免费在线观看 点击可以前去免费播放庆余年全集高清视频,希望今天的剧情内容大家能够喜欢。

分集剧情

相关新闻

最新剧情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