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庆余年 > 庆余年剧情

庆余年第6集剧情

来源:庆余年全集剧情 时间:2019-12-24 02:00:07

《庆余年》第6集剧情介绍由麒润之家网为您整理,自从庆余年播出上映后就有很多朋友想了解庆余年第6集剧情讲了什么故事,出现了哪些人物角色,下面麒润之家特意为大家搜集整理了过来,希望能帮到大家,如果喜欢可以分享给您的朋友。

  叶灵儿认出是范府的马车,也看到了范若若,便告诉了自己身边的林婉儿,林婉儿执意要见上范闲一面,范若若为了不让人发现范闲不在车上,千方百计阻拦,林婉儿却一再坚持。正当范若若无计可实时,范思辙在车上抓耳挠腮地想出了一个办法,他故意沉下声音,冒充范闲出言道,自己刚刚去喝酒,叫了一个唱曲的小娘子,如今正在自己车上,不方便与她交谈。林婉儿闻言,连连咳嗽,又吐出一口血来,叶灵儿见状,狠狠瞪了范家的马车一眼,上车与林婉儿离开了。

  回到家后,叶灵儿将自己在街上打探到关于范闲的消息告诉了林婉儿,对于他在一石居门口,对郭保坤的护院大打出手的行为,叶灵儿更是不屑,心中认定了范闲粗鄙无礼。而林婉儿却与好友根本没在一个频道上,于她而言,范闲品行好与坏,与自己无关,她得知范闲次日要去靖王世子府上参加诗会,顿时眼睛一亮,觉得这是个和他说清楚的好机会。

  范闲还不知道,自己走后,发生了这么多事,他溜溜达达来到了鉴查院,进门之后,想要打听g梓荆所说的文书存放在哪儿,却没一人理会他,他只好拿出了自己的提司腰牌,众人验过以后,确定是真的无疑,这才纷纷围上来见礼,带着范闲去了存放文书的所在。

  让范闲没想到的是,看管文书的竟是自己的老熟人王启年,王启年一见范闲,顿时大惊,当他得知范闲是鉴查院的提司,赶紧跪了下来,苦着脸鬼哭狼嚎地向范闲谢罪诉苦,称自己老因病去世,留下一个女儿,也因重病夭折,自己之所以卖图贩书,都是为了赚钱给女儿下葬。范闲见他说得这般可怜,当即起了恻隐之心,连忙将他扶起来,称自己不再追究。

  这时,王启年一个手下探头进来对他说,自己在街上见到了他的夫人,她托自己捎信,让王启年晚上回去的时候,给女儿买些青菜回去。王启年的谎言当即被拆穿,他只得尴尬地跟范闲解释了一番。范闲哭笑不得,觉得他为了赚钱什么都不顾的劲头,与自己的弟弟范思辙有的一拼,他也没再追究,表示王启年用那张鬼画符的京都舆图骗自己二两银子的事就此作罢,但要他答应自己两个条件,一个是让他给自己找到g梓荆的文卷;二是告诉自己,假造密令,让四处去刺杀自己的人是谁。王启年故作为难地说,假造密令一案,是由院长亲自督办的,自己不知道其中细节,只是告诉了他,那人名叫徐云章。至于文卷的事,王启年表示,由于案卷较多,找起来比较费时,让范闲先回去,等自己找到后给他送到府上,范闲点头答应。

  范闲又想起老师费介曾对自己说过,回京之后,到鉴查院看看那里的一块碑,或许就可以了解关于他母亲的一些事,他向王启年打听了那块碑的位置,得知在鉴查院门外,便循路而去。那块矗立在鉴查院门口的石碑,是叶轻眉当年立的,上面刻着一篇令人观之心情激荡的碑文:

  我希望庆国之法,为生民而立,不因高贵容忍,不因贫穷剥夺,无不白之冤,无强加之罪,遵法如仗剑,破魍魉迷祟,不求神明。我希望庆国之民,有真理可循,知礼仪,守仁心,不以钱财论成败,不因权势而屈从,同情弱小 痛恨不平,危难时坚心智,无人处常自省。我希望这世间,再无压迫,凡生于世,都能有活着的权利,有自由的权利,亦有幸福的权利。愿终有一日,人人生而平等,再无贵贱之分,守护生命,追求光明,此为我心所愿,虽万千曲折,不畏前行,生而平等,人人如龙。

  范闲看后,仿佛看到了叶轻眉所描绘的那个世界,人人安居和乐,静谧美好。但是,他却无法继承这份宏愿遗志,因为他没有这份勇气,他只想好好活着,因为这份宏愿,与这个封建时代实在太格格不入了,至此,范闲也大概明白,叶轻眉当年是因何而死。

  范闲前脚刚走,庆帝就得到了他调阅卷宗的密报,他早就知道g梓荆没死,而是跟着范闲回京了,不过,只要能为他办事,他不介意下面的人说点谎话什么的。得知范闲答应参加明日的诗会,二皇子也去了一石居,太子则到处向人宣扬范闲打伤郭家护院的事,他略一哂笑,称太子倒是有所长进,却不知,这个主意还是长公主给李诚虔出的。不过,在李诚虔看来,姑姑这个主意似乎还是心急了些。

  郭保坤不明白,如此败坏范闲名声有何好处,太子却看得透彻:只要范闲的坏名声传出去,林若甫肯定要去找庆帝退婚,只要范闲做不成长公主的女婿,他就夺不了内库的管理权,如此自己的目的也就达到了,因此嘱咐郭保坤,一定要在诗会上狠狠打压范闲,将他一无是处的名声传出去。

  太子所料不错,林若甫得到消息便进了宫,他借着递折子为名,想要找机会提出退婚一事,却不知该怎么开口,毕竟这个婚约是庆帝金口玉言定下的。庆帝早就看出了他的心思,因此先发制人,说起了范闲当街打人一事,素有老狐狸之称的林若甫当即接话称,庆帝选定的人,绝不会是德行有亏之人,自己信得过他的眼光。这一番话便是间接将锅甩给了庆帝:若是范闲真的是言行粗鄙,一无是处,那便是他识人不明,这个婚自然由他来退。庆帝如何能不明白林若甫的意思,他表面上笑得如沐春风,心里却将这个老狐狸骂了个狗血淋头。

  正被几家大人物议论着的范闲,此时也在和妹妹说着诗会的事,不过他要去诗会的理由却是,已经问过李弘成,届时会有许多京都才女参加,他要借机去找那个让自己梦魂萦绕的鸡腿姑娘,他甚至想过,也许这个鸡腿姑娘就是和自己定亲的林婉儿也说不定。范若若得知此事,却打断了范闲的幻想,称林婉儿自小体弱,大夫让她禁食荤腥,因此她不可能是鸡腿姑娘。不过,范若若还是万分羡慕,哥哥能将生活过得浪漫如斯,如同故事一般,她心下感叹,自己无法拥有这样恣意的人生。范闲却对她说,将来她的夫君,一定要选自己喜欢的,不能听任别人做主,就算是天王老子,她尽管放手去追,其它的事交给自己。范若若闻言,十分庆幸,自己能有这样一个疼宠自己的哥哥。

  兄妹俩聊了半天,直到范闲问起g梓荆,范若若才突然想起,他被父亲关在后院了,而范思辙此刻正在父亲书房门口跪着,因为父亲怀疑他是故意要挑起范闲和郭保坤的冲突,让他与太子交恶。范若若自然不信范思辙有这个脑子,但是他娘柳如玉却不无可能。范闲听了这话,哭笑不得,自家这个宝贝妹妹竟然能把这么重大的事忘个一干二净,他匆匆起身去了书房。

  范思辙果然老老实实在书房外跪着,范闲见到后,便让他起来,称一切由自己担着,范思辙却不敢。范闲进了书房后,跟父亲说起此事,替范思辙分辨说,他根本就没有布这个局的能力,范建怀疑他是受了柳如玉的挑唆,范闲却说,假如真是柳如玉的计划,她不会选择范思辙这个脑筋简单的棋子。趴在门外偷听的柳如玉听了这话,实在不知是该哭好,还是该笑好。

  范闲继续劝说父亲,无凭无据就罚跪,他应该给范思辙道歉,范建却表示,自己实在不喜这个一事无成的儿子,见到他就来气。范闲从另一个角度跟他剖析:其实,今天在一石居,范思辙是听了郭保坤出言侮辱自己的父亲,这才暴怒,冲上去要和他厮打的,他生性只爱赚钱,也只是因为,自己的父亲是户部侍郎,掌管天下财库,他一心想要帮到父亲而已,在他心里,其实是万分崇拜父亲的。

  范建听了这番话,心有所动,终于亲自走出门外,将范思辙叫了起来,并和颜悦色地表示,让他有什么要求尽管提,自己一定满足。哪知范思辙却提出,要和父亲推牌九,并且是玩儿钱的那种。范建闻言不禁愕然,柳如玉则无奈地扶额叹气。

  范闲又向父亲提起,要他释放g梓荆,范建却一口咬定,g梓荆跟随他进京,怕是另有所图,居心叵测。范闲称他是自己的朋友,范建教导他,朋友这两个字,在京都过于奢侈了。

好了关于《庆余年》第6集的剧情就跟大家分享完了,如果想了解后续的剧情内容可以点击下方的分集剧情链接查看更多的剧情,同时我们还提供了 庆余年免费在线观看 点击可以前去免费播放庆余年全集高清视频,希望今天的剧情内容大家能够喜欢。

分集剧情

相关新闻

最新剧情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