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庆余年 > 庆余年剧情

庆余年第9集剧情

来源:庆余年全集剧情 时间:2019-12-24 02:00:07

《庆余年》第9集剧情介绍由麒润之家网为您整理,自从庆余年播出上映后就有很多朋友想了解庆余年第9集剧情讲了什么故事,出现了哪些人物角色,下面麒润之家特意为大家搜集整理了过来,希望能帮到大家,如果喜欢可以分享给您的朋友。

  王启年此人滑不留手,发现也知道,从他口中听不到实话,也就不再追问那些不可能发生的事了,只是郑重谢过了他对g梓荆妻儿的维护之情。王启年一听,立刻拿出了一张地契,称自己买下这个小院落,花了一百二十三两银子,让范闲给自己凑个整,,拿一百三十两银子出来。范闲称自己身上没那么多钱,让他到府上去拿,王启年一听,又夺回了那张地契,生怕范闲不认账似的范闲不禁哭笑不得。

  王启年担心范闲在郭保坤面前报了名号,会惹下麻烦,g梓荆这时从屋中走出来接话道,这件事自己会将它扛下来,不会连累范闲,范闲却说,自己是故意要将身份泄露给郭保坤,为的就是把事情闹大,好与林婉儿退婚,名正言顺地去找自己的鸡腿姑娘。g梓荆知道范闲这是为了让自己心里好受,才故意这么说的,他一再追问范闲,为什么帮自己,范闲只好称,鉴查院门口那块碑文上刻的那些文字,正是自己所愿,更何况自己当他是帮友。说罢,范闲不再多言,转身打着哈欠离开了。王启年望着范闲离去的背影,由衷地赞了他一句。g梓荆郑重谢过了王启年的回护之恩,王启年却又掏出那张地契递给了他,眉眼弯弯地向他讨要那一百三十两银子,g梓荆不禁愣住了。

  范闲又回到了花船,他进门时,发现门缝比自己临走时留的窄了些,回到房中一看,司理理依旧是之前的那个姿势,他捉起了司理理的手腕,发现她的脉搏跳得很快,说明她此刻十分紧张,于是便称,自己替她整理头发时,故意在她的肩头放了一根头发,如今那根头发已经不见了,说明她醒来过。司理理听了这话,不好再装下去,只好睁开眼坐了起来。

  范闲下的迷药,等闲人不可能这么快醒来,这只能说明,司理理长期接触迷药,对之有了抗药性。他好奇这个姑娘到底是什么来历,便出言相询,哪知司理理不答反问,追问他昨晚去了哪里。范闲知道自己问不出什么来,便与她达成了共识,他不问她的来历,她也替他保密,不说出他曾离开的事。

  范闲早上离开花船的时候,被一早就守在岸边的李弘成叫住了,他故意问范闲昨晚睡得可好,范闲也装模作样地回答了他一番,转身回家了。李弘成告诉藏在暗处的二皇子,范闲昨晚根本就不在船上,二皇子笑称,他是去打人了,如今这件事已经闹大了。

  这件事确实是闹大了,只因为范闲昨晚下手实在是太狠了,将郭保坤打得浑身上下每一处好地方,四肢的骨头差不多都断了,整个人被包得像个粽子一样,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一动也动不了。郭攸之见儿子被打成这样,得知是范闲所为,当即便让管家递了诉状,将范闲告到了衙门。官差不敢怠慢,当即来到范府拿人,却被柳如玉告知,范闲不在府中,也不准他们搜查,范思辙则抡着一把扫帚,将官差打了出去。官差们担心回去没法交差,还想说道说道,柳如玉却告诉他们,郭府的一个管家告状,就让范府的少爷上公堂,没那个道理,除非郭保坤亲自上堂指证。官差闻言无奈,只得回去复命。

  郭攸之得知经过,气得暴跳如雷,郭保坤却吐字不清地表示,自己愿意上堂,郭攸之只得依他,并托前来看望的贺宗纬帮儿子找一名好状师,贺宗纬称,自己在上京之前,曾做过状师,从没有输过,愿意帮郭保坤打这场官司。

  官差再次上门,柳如玉急得了不得,催着范闲回澹州暂避一时,范闲却痛痛快快地跟着官差上了衙门。范建下朝回到家后,柳如玉焦急地将此事告诉了他,催他去打点一下,范建却老神在在地表示,这件事涉及内库财权,自己出面不合适,且看范闲自己的手段如何,万一他真的被定罪,自己自会保他性命无忧。柳如玉闻言,知道范建早有打算,便不再多言。

  范若若也为了此事忧心不已,她特意请了京中闺秀,将她们追捧的红楼一书,乃是范闲所写的事告诉了她们,请她们回家后暗中运作。为防万一,她又交给了范思辙一把特制的大剪刀,让他带着去听堂,并叮嘱他,万一结果对范闲不利,便冲进去将人救出来,范思辙一口答应。

  负责这个案子的是京都府尹梅执礼,他首先听了原告状师的陈诉之后,便问范闲有什么辩词。范闲驳斥了贺宗纬一番,并称自己作业与李弘成在喝花酒,子时之后便上了司理理的花船,梅执礼于是宣了证人上堂。李弘成和司理理的证词,与范闲如出一辙,梅执礼便打算以证据不足为由结案。

  正在这时,受了长公主唆使,前来替郭保坤撑腰,借机坐实范闲罪名的太子到了。他听了审案经过后,大声怒斥梅执礼,称司理理出身卑贱,她的供词不足采信,堂上顿时气氛紧张起来,司理理更是惊慌不已。

  梅执礼不敢得罪太子,立刻改变口风,命人对司理理上拶刑。范闲不忍司理理受刑,刚想承认自己打人,司理理装作一时气愤,想要撞柱,扑进了范闲怀中,对他耳语道,若是此时承认,那自己便是当堂说谎,也没有好果子吃。范闲闻言,只好闭口不言。这时,二皇子也来到了堂上这二位一边一个坐在梅执礼旁边,一个倾向原告,一个倾向被告,梅执礼坐在中间十分为难,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好战战兢兢继续让人对司理理用刑。

  司理理被拶得头上冷汗直楼,却咬紧牙关,一口咬定,范闲昨夜一直与自己在一起。差役继续用力,眼看司理理就要受刑不住了,二皇子在旁嘲讽梅执礼对一个证人三番两次用刑,太子也不好太过,便叫停了,但他转而又叫上了一位重量级的证人――g梓荆。

  太子将g梓荆假死,跟着范闲一起上京等事全都说了一遍,问范闲还有什么好说的,范闲知道,这次自己无论承不承认打人,罪名都坐实了。哪知案情再次神反转,就在这时,侯公公来到了公堂,他带来庆帝的口谕,称g梓荆假死是鉴查院的安排,自己早就知道,范闲于此无罪,让皇家子弟该干嘛干嘛去。太子和二皇子只得听命下堂。范闲却在这时叫住了太子……

好了关于《庆余年》第9集的剧情就跟大家分享完了,如果想了解后续的剧情内容可以点击下方的分集剧情链接查看更多的剧情,同时我们还提供了 庆余年免费在线观看 点击可以前去免费播放庆余年全集高清视频,希望今天的剧情内容大家能够喜欢。

分集剧情

相关新闻

最新剧情

最新推荐